知秋小说网 > 古典架空 > 簪中录 > 第18章 紫醉金迷(3)

第18章 紫醉金迷(3)

小说: 簪中录      作者:侧侧轻寒

陈念娘说道:“我当年与师姐冯忆娘一起在老师门下学艺,两人感情甚好。此后多年两人相互扶持,相依为伴。前几月忆娘忽然向我告辞,说自己要护送故人之女到长安,多则三四月,少则一两月就回。可如今她走了已经有五个多月,不但整个人毫无音讯,而且,我问遍了所有人,发现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她到长安来何事,又是护送何人,只好一个人上京来打探消息。谁知不但一直寻人无门,身边的盘缠也用尽了。幸好遇见了几位当初的师兄弟,介绍我到此鬻艺,才得以觐见贵人。”

李润笑道:“我知晓你的意思,是希望能帮你寻找师姐的下落,是不是?”

“正是,若能得到师姐下落,真是感恩不尽!”

李润说道:“不过长安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样吧,我给你写一封信,你可以去户部衙门,让他们帮你画一张影图去寻访一下。”

陈念娘欣喜过望,朝他深深下拜,又说:“也不必麻烦特地画图了,我身边有我与师姐前些年一起绘的小像,我一直带在身边的,与我们十分相像,拿过去给他们过目便可以。”

“那再好不过了,你把小像交给我们吧,我先写信。”

李舒白一个眼神,黄梓瑕乖乖地又到门口,去向店家要了笔墨。李润在旁边写信,陈念娘坐在琴前,将琴弦一一调整。黄梓瑕坐在她对面,帮着她将松香粉盒打开,细细抹过琴弦。

陈念娘因为刚刚她的细心,所以十分喜欢她,看着她的手,问:“小公公可会弹琴?”

“之前学过琵琶和箜篌,但没有耐性,所以都只学了一点点,就荒废掉了。”

“可惜了,你的手是十分适合弹琴的。”

黄梓瑕有点诧异,说:“之前没有人说过我的手掌好看。”

“你的手掌看起来比较有力,而且弹琴或者琵琶的话,手掌是需要稍大一点,按弦的时候可以跨度大一些。”

黄梓瑕笑一笑,说:“估计是以前喜欢击鞠,所以就成这样了。”

一说到击鞠,李汭就凑过来了:“咦,你这小宦官也喜欢打马球?改天我们打球,叫上你。”

黄梓瑕赶紧说:“只是以前曾打过一两局而已。”

“真看不出来,你这单薄小身板居然还敢打马球,那可是动不动就缺胳膊断腿的事。”李汭说着,伸手去捏他的肩膀,黄梓瑕稍微向后偏了一偏,看了李舒白一眼,他却视若无睹,只轻轻地咳嗽了一下。

李汭听得李舒白一声轻咳,讪笑着转身走回来,坐在他身边。黄梓瑕继续低头整理松香粉,偶尔一抬头,看见陈念娘低垂的面容,高高的鼻梁和小小的下巴,心里想,她和自己的娘,轮廓真有点相似呢。

不知不觉就对她有了亲近的心,没事找事也问:“念娘,如果我真要学琴的话,要从哪些曲子学起比较好?”

“初学的话,《清忆》、《常思》、《东篱菊》都是入门的好曲子,时人喜欢,谱子也简单,上手容易。”

黄梓瑕忽然想起一事,便问:“如果用《流水》入门呢?”

“小公公说笑了,《流水》要弹好非常难,就算是我师父当年弹《流水》,也常叹自己未能臻于化境,弹不到妙处。”

“那,有没有哪首入门曲目的名字,是流字开头的呢?”

陈念娘略一思索,说:“我在江南这么久,教过的曲目也不少,但不记得哪首琴曲的开头是流字。”

“差不多同音的,如柳、留、六之类的呢?”

“有一个六幺,但这是琵琶大曲。说到柳的话,还有个折柳,倒是简单易学的。”

黄梓瑕摇头,说:“不是折柳,是第一个字就是柳字的。”

陈念娘思忖着,忽然轻轻哎哟了一声,说:“倒还真有一首,简单易学,不过这曲子柔软缠绵,在扬州坊间倒是流行,像我们云韶苑的很多姑娘们就会在刚开始弹琴的时候学一学,我也会教一下。那曲名,叫做《柳绵》。但像公公你是京中的人,又身处王府贵地,必定是不知道的。”

黄梓瑕想着羞怯腼腆的王若,颇有些尴尬,说:“那料想不是。”

“我想也是,市井俗乐,好人家的女孩子是不学的。”

两人正说着,李润的书信已经写好,盖了自己印鉴。

黄梓瑕对长安熟悉,便跟着陈念娘去取了她和冯忆娘的小像,让陈念娘放宽心将事情交给她,然后便随手打开那个小卷轴看了一看。

小像上是两个女子,一坐一立。坐着的是陈念娘,果然绘得十分相像,眉眼生动传神。而站着的人依靠在陈念娘身上,微笑的眉眼弯如新月,虽然四十来岁了,却依然有种说不出的妩媚风韵。

黄梓瑕凝神看着画上那个女子,问:“这位就是冯忆娘了?”

“是啊,我师姐生得很美。”

“看得出来,春兰秋菊,都是美人。”黄梓瑕慢慢地说。

“我师姐的风韵姿态才是极美,画像上却难以表现,到你看见她的时候,必定就明白的。”陈念娘笑道。

是啊,只有亲眼看见才能感受那种可亲的韵味。黄梓瑕心说,你却不知我前几日刚刚见过她,就在长安郊外,她和夔王未来的王妃王若同车,还邀了自己一起同行。

琅琊王家的女儿,和一个来自扬州云韶苑的琴师同行,还一直声称她是自己家人——王若身上奇怪的事情,看起来还真不少。

这样看来,所谓的故人之女,应该就是王若?而王若,一个出身琅琊王家的世家高门闺秀,她的父母又怎么会和冯忆娘相熟,甚至将自己的女儿托付给她,相携前往长安呢?

她想了想,决定还是不对陈念娘明言,毕竟世间长相相似的人颇多,还是先假装不知道,或许户部那边有登记冯忆娘的资料,看看到底琅琊王家对她的身份是怎么写的。

她收起小像,面色如常地告别了陈念娘,上了马车。

陈念娘在她上车之时,又想起什么,指着她怀中的小像说:“画像较小,没有画出来,其实忆娘的左眉间有颗一黑痣,见过她的人该会注意到。”

黄梓瑕仔细想一想那日在王若马车上的妇人,却只记得她额前戴着一个抹额,不偏不倚将眉间遮住了。

她有点懊丧,便先点头记下了。马车起步,向着户部而行。

本朝三省六部都在皇城之内。她进了安上门,向着户部行去。当天当值的胡知事十分热心,帮她查了近几个月来进京女子的档案,最后不是年纪对不上,就是相貌描述对不上,并没有查到一个名叫冯忆娘的人。

她向胡知事致谢之后,转身似乎想要走,又想起什么,尴尬地笑着凑近那位知事,低声说:“胡知事,我有个不情之请,还想请您帮我一二,不知可不可以……”

“小公公有话尽管吩咐。”夔王如今在朝中权势日重,胡知事自然不敢怠慢他身边人,赶紧拱手。

喜欢《簪中录》吗?喜欢侧侧轻寒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88爰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