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古典架空 > 簪中录 > 第16章 紫醉金迷(1)

第16章 紫醉金迷(1)

小说: 簪中录      作者:侧侧轻寒

琅琊王家的王若,即将成为夔王府的王妃。

消息很快就传遍了京城,京城的人都说,王家数年内出了两个皇后、一个王妃,真是光彩生门楣。

顶着杨崇古名字的黄梓瑕,穿着宦官的衣服,跟随浩浩荡荡的纳征队伍穿过大半个长安城,漫不经心地听着别人的讨论。

她摸了摸自己脸,今天在出门前,她发现自己气色不错,看来是最近休息太好了,所以只能去王府的侍女那里骗了点黄粉过来,抹在了脸上,让自己显得肤色不要那么皎洁——因为,今天要去的,是琅琊王家在京城的宅邸。而很有可能,她会遇见自己那个前未婚夫——但其实至今也还没有正式退过婚——王蕴。

虽然自己和王蕴并未正式见过面,按照鄂王李润所说,他也只是在三年前偷偷在宫中见过自己一个侧面,但小心为上,不得不防。她已经决定,以后黄粉就是自己出门必备物了。

婚姻中讲究六礼,纳采与问名、纳吉都已经走了过场,所以今日她跟随过来是纳征,也就是下聘。

琅琊王家毕竟是一等一的高贵门第,在京城营造的宅邸也是美轮美奂。七进庭院,东西两个花园,高墙大宅,气象不凡。

王家这一代的长房独子王蕴,也自有乌衣子弟的风范。虽然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未婚妻因为不愿嫁给他而害了全家人,但遭了那一场失脸面的事,他却依然风姿都雅,穿着一身绛纱中单,笑意盈盈的面容如春风拂晓,举止顾盼之间温文从容。不是百年世家,养不出这样的气质来。

当朝身份高贵数一数二的夔王下聘娶门第高贵数一数二的琅琊王家的女儿,排场自然与众不同。长长一排箱笼中,各宫太妃们赐下的金梳、玉尺、银妆奁最受众人瞩目。王蕴让送到王若所居的院落,又遣人一一招呼来使,分发红封,数百人的大排场被他料理得干净利落。

黄梓瑕与王府中派来的女官素绮来到王蕴面前,行礼道:“奴婢二人奉命到此,教导王妃王府规矩与宫廷事宜。”

王蕴说着:“劳烦两位了”,一边却把目光定在黄梓瑕的身上,端详着,又似乎在想什么。

黄梓瑕转身与女官素绮一起跟着纳征使前往后园,谁知王蕴却跟在她身后一路同行,问:“公公贵姓?”

她硬着头皮,回答说:“奴婢杨崇古。”

“莫非就是之前破了京城四方案的那个杨崇古?真是闻名不如见面!”王蕴惊喜说道,又问了女官素绮的名字,然后送她们到小院门口,才止住了脚步。

黄梓瑕走到檐下,总觉得如芒刺在背,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却见他站在院门口,一直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见她回头,他又微微笑着,朝她拱手说:“待会儿就要吃五福饼,请小公公切勿延误。”

她垂首施礼:“是,我今日先来向王妃请安,明日才开始正式传授。”因为她现在压根儿还没看过礼仪志,想讲也无从讲起。

待进了廊下,已经有四个侍女迎上来了,齐齐行礼迎接。屋内一片融洽的欢笑声,她们进内去一看,满屋内繁花似锦,折枝梅窗棂前,悬挂着宝相莲绣帐,花瓶内插满海棠花,屋内坐着十来个梳妆整齐的贵妇人,个个都是锦衣簪花,陪坐在琉璃榻上的王若身边。

今日王若的打扮与前日不一样,一身藕荷色短襦半臂,这么活泼的衣服样式上,用了红色牡丹花纹,便显出一种欢快流畅的华美来。她头上梳了同心髻,簪着那一朵绮琉璃,斜插两支碧玉簪,既庄重又不失自己那种独特的灵气。

黄梓瑕在心里暗自想,真是一个会穿衣服的女子,她其实对于自己的美是很清楚的。

见纳征使到来,众人一起站起身去迎接。王若盈盈下拜,听此次担任纳征使的礼部薛尚书宣读聘书。黄梓瑕听着长篇累牍的文辞,无聊中抬头望着窗外景色,却见梁间燕子呢喃,春日秀丽,天地间充满生机。

王若接过聘书,抬头看见黄梓瑕,唇角便不自觉露出一丝欢欣笑容,说:“我出身孤陋,未曾见过天家威仪,更不懂宫中礼仪,还要烦请两位多多指导教诲。”

素绮赶紧说:“哪里,王妃大家闺秀,礼仪周全,自会触类旁通,不在话下。”

王若却只望着她微笑,如不解世事的孩子一般。周围陪同的夫人虽然都个个笑逐颜开,但也不过是因今日纳征,而王家人还未到得几个,所以被宫中太妃们选中前来帮忙事务的朝臣夫人。所以在这府上所有人中,估计除了王蕴和她带来的人之外,唯有黄梓瑕是她见过一见面的人了。

那种在满堂的陌生人中终于找到一个自己熟人的喜悦感自王若脸上流溢,让站在她面前的黄梓瑕都觉得有些羞愧。

她在心里想,这样美丽又天真的女子,难道背后真的会藏着什么阴谋吗?

待他们要走时,黄梓瑕走到门口,却感觉有人偷偷在牵自己的衣袖,回头一看,原来是王若,一脸局促的模样。

她笑了笑,回身朝她行礼:“王妃有何吩咐?”

王若偷偷地低声说:“遇见你太好了,这里……全都是我陌生的人呢。”

黄梓瑕笑着凝视她,问:“不是还有我之前在车上见到的大娘吗?对了,今日怎么没见到她陪着你?”

“哦……因我中选了王妃,所以嬷嬷匆忙回琅琊去,帮我取日常用的东西了。”她说着,神情却微不自然,想想又加上一句,“她年纪大了,可能就不再回来了,留在老家颐养天年了吧。”

“那王妃岂不是会有点舍不得?毕竟是自小教养你的大娘。”

“是啊,不过这也没办法,总是要适应的。我还好,她年纪大了,恐怕难适应呢。”她勉强笑着,露出脸颊上一双浅浅的梨涡,“而且我这不是认识你了吗?我早上还战战兢兢的,担心来教导我的会是很严肃很古板的那种老宦官呢,真没想到却是你。”

黄梓瑕笑道:“这也是王妃心怀善意,奴婢才有幸与王妃同车。”

又说了一些寒暄的废话,素绮过来把她叫出,两人同到大堂用点心。王家的五福饼和寻常酒楼茶肆中的自然不同,茯苓、山楂、松仁、红枣、芝麻制成的五种小饼盛在水晶盘中,王蕴亲自端到黄梓瑕的面前,含笑问她:“小公公喜欢什么口味的?”

黄梓瑕看了一眼,还没说话,他就已经取了茯苓的放在她的面前,说:“我家的厨娘有个好处,茯苓饼从来没有药味儿,又保留那种香糯口味,不信你试试。当然最好是每种口味都试一试,这才是五福俱全。”

黄梓瑕赶紧向他道了谢,然后拿了一个白色茯苓饼慢慢吃着。王蕴在她身边坐下,问:“小公公原籍哪里,是京城人氏吗?”

她点点头,说:“奴婢是京郊人。”

他又说:“听你说话似乎也有一点蜀地口音,是不是在蜀地也住过?”

黄梓瑕摇头,说:“没住过。不过奴婢的母亲是蜀地人。”

“哦……”

“奴婢小时净身,被内侍局分派到九成宫,如今到了夔王府。因认识几个字,所以王爷这次让我来教导王妃,真是奴婢无上荣幸。”她不动声色扯出内侍局和夔王府作自己的掩饰,果然王蕴不再说话,只细细端详着她的面容和神情,眼中似有疑惑又似有动摇。

不过他毕竟向来稳重的人,便引开了话题,只笑道:“我也只是随口问问而已。小公公,不知宫中及王府的规矩,是否繁琐?”

她自然说:“也不是特别多,王妃聪明灵透,几日之内必定能全部熟知的。”

“好像……多得有点过分了啊。”

看着李舒白丢在她面前的二三十本厚厚书册,黄梓瑕目瞪口呆:“王府和宫里的规矩有这么多?”

“不是。”李舒白慢悠悠地开口。

她松了一口气:“有一部分不是?”

“不,这只是一部分。”李舒白淡淡地说,“而且只是王府规矩的一部分。”

黄梓瑕有吐血的冲动:“我这几天要把这些都学完,去教你的王妃?”

“不,应该是今晚就学完,全部背下来。”

“我想这些应该没人能背下来吧?”她不敢置信。

李舒白看了她一眼,随意拿出一本丢在她面前,说:“随便翻一页,拣一条。”

黄梓瑕便翻开来,看着上面:“第三十五,年节,第十九条。”

“三十五,年节,第十九。春分,厨房例赐春饼,赏赐例:孺人绢十匹,布五匹;媵绢八匹,布三匹;随侍绢五匹,布三匹。府中一等宫人赐银十两,二等五两,三等三两。其余散杂人等一两。”

黄梓瑕嘴角抽搐,又拿过一本,翻开来:“第十六,讲筳,第四。”

“十六,讲筳,第四。朝廷为诸王指派讲读官,五日一讲,称为王傅。及冠前王傅择诗书礼乐诸经典论述之,及冠后王可自择,十日一讲,学不可废。”

难怪这个人能随口就说出自己身边随便一个侍卫的所有资料。黄梓瑕简直佩服他了,又翻开一本:“二十四,楼阁馆台制,第九十三。”

李舒白终于停顿了一下,她得意地看着他:“终于不会了吧?”

“自然不会,楼阁馆台制总共只有九十条,哪里的九十三?”

黄梓瑕也不得不以崇拜的眼神望着他:“说实话,像你这样过目不忘的人,我平生还是第一次见到。”

“只要用心,没什么东西是记不住的。”李舒白说着,抬手在桌上那一堆书册上按了按,唇角扬起一个几乎看不见的弧度,“所以,明天我会以同样的方法考验你,最好你用心点。”

……这是要逼死人的节奏啊!

黄梓瑕看着他离开,不由自主地哀鸣一声,趴在了桌上。

不管怎样,虽然一夜背下所有规矩是不可能的事情,但黄梓瑕努力打起精神,至少也看了一遍,记下了大概。

喜欢《簪中录》吗?喜欢侧侧轻寒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88爰彩